披星戴月 拜金脫貧
 
我從小生長在一個比較窮困的家庭。父親跟著部隊來到臺灣,在陸軍官校擔任教官,認識了我母親;後來從軍校辭職,與母親結婚,過著艱苦的生活。因太過勞累,他常半夜吐血,肺破了好幾個洞,開刀需要一大筆龐大的醫藥費。
 
當時我才國小畢業,常到廟裏拜拜,希望找到人想要買丫頭、長工,我好把自己賣掉以幫助他治病,但是一直都沒有找到。哥哥在臺北讀書,兩個妹妹就讀國中、國小,母親希望我不再升學,工作貼補家用。我一天工作十六小時,五年後,家裏開始賣麵、飲料,生意很好,幾乎天天客滿,經濟漸漸好轉。我先生的姊姊家住小港,常從那裏經過,因此常來吃東西,我在二十六歲時就嫁給了他。
 
因著從小家境很困苦,我就有一個觀念:人活在世上,惟一的目的就是為了生活,所以要拚命地賺錢。我先生的家庭也很窮困,我就思考婚後該如何作生意。因為愛美是人的天性,我就到高雄,向一位葉老師學美容。葉老師邊上課邊傳福音,她對我說:「你來信耶穌,耶穌很愛你。」我的回答是:「我賺錢都沒有時間了,哪有時間去信耶穌!我沒那麼無聊。」
 
 
三個月之後,我就開始作美容,從跑市場做起,擺攤賣舶來品。從清晨到深夜,用盡一切的時間,就是為了多賺一點錢;連晚上睡覺都在想明天要如何賺更多的錢。
 
這樣的日子差不多過了三年。後來就一直在想,靠著自己的雙手能賺的實在有限,我就開了一家美容店。因生意好,我也幫新娘化妝,到處跑。生意雖然越來越好,但是我還是覺得不滿足,就開始簽六合彩。雖然小贏了一些錢,心想這總非長久之計,就把賺來的錢都投資在房地產,一年都有幾間房子買賣。但是我的心還是無法滿足,總覺得應該還有更快的方法可以使我一夜致富。我就把一部分的錢投資在股票,一部分的錢投資於娛樂事業。因為與朋友合夥做生意,看到了人性中較醜陋的一面,心裏就有一個很大的疑問-人的感情為何如此善變?
 
 接受救恩 身心得醫
 
當時也因為股票狂跌,十多年辛苦所得的心血全部泡湯。有一段時間,我吃不下,睡不著。一些朋友跟我說,我需要快樂,我就跟著他們一起去唱KTV,又去夜店跳迪斯可,都是通宵。但是當我一回到家,心裏就非常虛空、難過,為何我所追求的並不能如我所願?
 
因為我賺的錢比我先生多,就瞧不起他,講話很尖酸刻薄,脾氣很大,看到他就是要找他理論。所以我先生很怕我,常常不敢回來。夫妻感情因此很不好。因著所追求的都成泡沫,我覺得人生沒有路,已經到了盡頭,每天在家以淚洗面。去看精神科,醫生說我患了很嚴重的憂鬱症,每天都要吃很多的藥;不吃的話就一直想要自殺。我也曾真的自殺過,被先生救了回來。
 
朋友說:「你不如東山再起,重新開始做生意。」我就想到要開美容店。
 
當時要考取美容師執照才可以開店,我想到了葉老師。當我再看到老師時,我覺得她身上有一樣東西非常吸引我,並不是因為名牌的衣服或是什麼昂貴的首飾,而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平安和喜樂。老師一樣邊上課邊傳福音,我深受吸引,很想認識這位耶穌,就跟著老師參加召會的聚會。
 
在聚會當中,我深覺希奇-為何這裏的人和我素昧平生卻如此地歡迎我、愛我?我深受感動,因為我以前一直在做生意,所接觸的人大部分都是有利益關係的,彼此心裏都有一道很厚的牆防衛著。但在召會中,我覺得非常的自由,可以完全的向弟兄姊妹敞開,他們完全的接納我這個人,於是我就受浸了。當時我非常喜樂,覺得天開了。得救後兩個月,主給我有感覺,不用再吃憂鬱症的藥,我就把憂鬱症的藥丟進垃圾筒;是主治好了我的憂鬱症。
 
 
 竭力服事 奉獻福音
 
得救之前,我總覺得都是別人錯;得救之後,主常常光照我,使我看見我有很多不對的地方。生活方式也有很多的調整,把主擺在第一位。我從聖經知道我是一個蒙恩的罪人;在讀聖經或唱詩時,我常覺得神的愛充滿了我全人,也常在聚會中被神的愛所感動,一直流淚。我常感到主對我是如此的親近;在弟兄姊妹當中,也享受到很豐盛的愛,人際關係也有很大的改善。以前我不花時間在沒有利益關係的人身上,與人交往是為著把人口袋裏的錢放到我的口袋裏。除了愛自己以外,沒有辦法愛別人,對人總是有戒心。現在我人生的目的是為著使更多人得著福音,和我一樣享受神豐盛的愛。主改變了我的性情,也改變了我的人生觀。
 
我一直覺得信主太晚了,心裏就向主有一個禱告:「主阿,我願意把我的後半生奉獻給你,求你悅納我的禱告。」我很感謝主讓我經歷了這麼多事情,使我現在可以幫助在這些過程中的人。
 
雖然主聽了我的禱告,使本來以為考不上的我高分通過美容師的證照考試,但是我卻不再想要開店,只想好好過召會生活。此後我每天早上到會所晨興,之後又跟弟兄姊妹到處看望、傳福音。看到會所附近有好多鄰居都還沒有信主,就向主禱告:「主阿,你差遣我,讓我作個傳福音的人,把你的喜樂、平安帶給更多的人。」
 
當時,我跟會所附近的鄰舍有許多接觸,也去找里長要名單,希望更認識這個社區的居民,也常與弟兄姊妹一同配搭叩門,發福音單張。後來參加了召會辦的十週成全訓練,福音的負擔就更重了。在與弟兄們交通後,就在同慶路會所開了喜樂咖啡屋。為了開展高師大,文化區也開了福音餐廳,邀請了許多高師大的學生和鄰居來用餐,也在高師大校園發了一千多張的飲料券,請他們免費來會所喝果汁。我又免費幫社區的婦女做臉,希望藉著各種管道來接觸人,傳福音。
 
當時,會所旁的老舊眷村正在改建,有36位泰籍勞工在那裏辛苦工作。每天看到他們,心裏總是有一種感觸:「主阿,你也愛他們,我該如何把福音傳給他們?」主就感動我,中午送飲料給他們喝。他們晚上若加班,就送他們麵包。有一個翻譯,名叫「阿華」,他看我這麼關心這些泰國勞工朋友,很受感動,就常常幫我翻譯。在中午吃飯時間,我就向他們傳一點簡單的福音。後來在主的主宰安排下,主把正在曼谷全時間訓練的學員帶來高雄訪問,就在中午時間請泰國勞工朋友到會所,請泰國的弟兄姊妹跟他們傳比較完整的福音,當天就有9位受浸。泰國弟兄姊妹回國後,隔週又有9位受浸。後來36位勞工中共有34位受浸。
 
翻譯「阿華」是最後一個受浸的。他一直說他不需要耶穌,後來他剛好休假,就邀請他來會所。我跟一個弟兄在禱告之後,就一直跟他傳福音,最後他被感動了,當天就受浸了。他受浸時非常喜樂。
 
 
信主前,我覺得「錢」是我人生的目標,若哪天沒有賺到錢,我就浪費了那一天;信主後,基督成為我的目標,若哪天沒有贏得基督,向人傳福音,我就浪費了那一天。目前的臺灣,物質過於富裕,但是人的心卻更加虛空,所以我一直有很迫切的負擔,要讓更多人來享受主。
 
信主後,非常感謝神讓我發覺先生竟是如此地愛我,他用愛包容了我的壞脾氣和無理取鬧。受浸前他跟我說,若我信主比較快樂,就可以去信。雖然他目前尚未受浸,但我裏面非常確信,他以後會是一個非常愛主的弟兄,陪著我一同上山下海廣傳福音。我相信主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應驗—當信主耶穌,我和我一家都會得救。
 
回想過去,為找明牌,我尋遍大小廟宇、找乩童,若不是主的愛,我的兩個孩子現在應該在廟裏跳八家將。感謝主,如今這兩個孩子因著過召會生活,非常懂事、乖巧又貼心。我相信主聽了我的禱告,日後他們必成為主手中合用的器皿。 
 
(孫陳金鳳)
 
文章出處:高雄市召會週訊第1208期(2006/11/5) 
 



引用來源: http://www.luke54.org/view/1060/5440.html#ixzz3BnVONXOi 
Copyright © 2010-2014 水深之處福音網站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崇 的頭像
阿崇

台中仙人掌搭伙食堂0935-300156 趙 群 崇

阿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